• 收藏馆>>话说收藏>>字号:

    上海小男孩集邮奇幻之旅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3-05 13:37:40 | 来源:上观新闻 | 作者: | 责任编辑:李汀

    大概十岁是我的一个人生节点吧。粗粗盘点下来,几乎不少爱好的起始都在这个年龄点上:走出去听书、看早早场卡通电影、到新华书店买图书,以及今天我要讲的集邮。

    当时的我,真?#23567;?#23617;都勿懂一只?#20445;?#19968;开始,啥个小型张、四方联、T字票、J字票、盖销票、错票,全都不知道,只不过轧?#32622;停?#38463;哥身后的跟屁虫一只而已。只好讲,我们是在游泳中学会了游泳。

    当年的东昇里近段有两家集邮社。其中一?#19968;?#22806;集邮社,走过香山路、皋兰路,见南昌路左拐便是。一开间,门面朝北?#32622;?#25151;子,小庙一只。可千万别小瞧了这爿店,门面虽小却藏龙卧虎,远近慕名来者老少皆有,人流基本集中在南昌路上,休息天终日不绝。

    印象之中,“华外”店面也就二十来平方?#35013;桑?#37324;面?#23433;?#28385;蜡烛?#34180;?#25105;与阿哥,两个不过?#24187;?#19977;光景的小萝卜头,从人缝里张望,只看见一只硕大的三联写字台,台上堆满了各种集邮册,厚的、薄的、红的、绿的,满满当当堆成山,零乱不堪。老板,身形魁梧,穿吊带派立司西装裤、?#35805;?#24319;支白麻纱翻领短袖香港衫,身体扑扑满“塞满”旁边一侧的真皮靠背转椅。薄薄一层头发上上足刨花水,锃锃亮。他不时地依据顾客诉求,侧身?#26377;?#23383;台上捡起一册又一册相关集邮簿,递给某根“蜡烛?#34180;?#21363;便再忙,招呼声再大,他急我不急,他屁股都不愿动一动,手中那支古巴雪茄照抽不误,继续慢条斯理张罗过来。有时,则一?#35805;?#28895;丝乌木大烟斗一亮?#35805;怠⒁话?#19968;亮,阵阵香味立马布满小屋,异香扑鼻。

    这一幕与今相隔六十年有了吧,“华外”老板卖点啥邮票给我,我已经一点讲勿出了。但他的面孔却栩栩如生,可谓生意勿小、架子搭足。

    本文作者所藏部分邮票

    本文作者所藏部分邮票

    其实,华外集邮社专营“阳春白雪”的高端邮票,根本就不是普及型水平的中小学生的?#23433;恕薄?#20026;此,我与阿哥转?#39057;?#21478;一家——伟民集邮社,它在思?#19979;貳?#28142;海中路一侧的朝南弄堂里,当年的卢湾区十二女中就在贴隔壁。

    进弄堂左转,东墙上一个玻璃大框架里陈列着当时热门的盖销票,?#32622;?#21035;类,招徕顾客驻足选择,挑中中意的,按图索骥,到店内报上相关索引号购买即可。现在看来,伟民集邮社就是入我们孩子“法眼”的集邮社,与“下里巴人”对路。

    伟民老板清瘦斯文,笑容满面,待人谦恭得体,无论大交易、小生意一视同仁。我们开初获得的一些盖销票都在此?#23665;唬骸?5届世界?#21476;?#29699;锦标赛》2枚一套;《关汉卿戏剧创作七百年》纪念邮票,一套3枚;《古代科学名人》一套4枚,包括张衡、祖冲之、僧一?#23567;?#26446;时珍。

    ?#20848;?#20063;就一年后吧,我们摆脱了“华外?#34180;?#20255;民?#20445;?#26469;到了更远更大的世界——上海市集邮公司。

    一部17路公交电车乘四站,在福州路天蟾舞台下,朝东直行过“杏花楼?#20445;?#21040;山东路左转,一路朝北至南京东路便是。三开间门面朝南,气派十足;二壁落地无障碍铝?#25910;?#31034;柜里,中外邮票洋洋洒洒煞是好看。正是在这里,我经历了一次集邮“启蒙?#20445;?#24320;始买护邮袋,开始启用镊子钳交易,开始懂得集邮不光只是买邮,集邮的乐趣在于“集?#34180;?/p>

    作者所藏部分中国邮票

    作者所藏部分中国邮票

    那个年代也是新中国“集邮”的起步阶段,往往一年只发几套邮票,发行量特小,那时与西方?#24149;?#21253;括集邮基本断了交流,市面上根本就无货供应,而以苏联为代表的苏东国家纪念邮票特别吃香,尤其是匈牙利邮票。我们通过信汇的方式,第一次委托市集邮公司代为采办?#35828;?#19968;批东欧盖销票,记得金额是人民币壹元正。之后,?#24352;我古危?#30460;北京总公司早日来货。一个?#30631;?#22825;,我们如期如数收到家兄订购的来自首都北京的十多套外国邮票——那种神秘?#23567;?#20852;奋劲,至今历历在目。

    现在想想真是感慨,?#28304;?#24403;年一个孩子的交易——小儿?#39057;健?#19968;只洋”的生意,不讲关系不需托人,北京集邮总公司?#23588;?#20048;此不疲弯下身子亲历亲为——注意,信封中还?#20889;?#30528;一张?#30805;?#25253;单呢。

    阿哥提点我:集邮,需?#20204;?#36141;买的只限于东欧优质邮票,国产纪念邮票则一律通过收集、交换的方式予以?#24052;?#22871;?#34180;?#20170;天回眸“文革”之前我们搜集而成的集邮册,花钱而来的邮票确实都是外国的,且几乎都是当年相当出色的那些纪念票,国产J字票、T字票花钱买来的几乎为零。大量国产邮票是通过收集、交换来的,不需破费,只需?#25176;摹?#21171;力、劳神。

    为完成集邮“三?#30701;?#30340;最后一跳,我们来到了上海集邮爱好者的“圣地?#34180;?#21271;四川路桥堍下的上海邮政总局三楼集邮大厅。见过世面的年长者讲,其规模足以和北京集邮总?#30452;?#32654;。整个三楼大厅全部都是集邮主题,有近千平方米,中国和苏联、捷克、波兰、匈牙利等国的邮票品种悉数登场,分类更精?#31119;?#23637;厅也更完善。经过推敲,我们最?#24352;?#26495;在?#35828;?#30340;活动“方针”是以集“动物”?#27712;霸硕?#37038;票为主。

    我们俩出行去一趟邮政总局,总要先到南京东路集邮公司稍事逗留,?#20848;?#37027;是因为这两处的发行内容、发行日期有别。先到集邮公?#23601;?#30041;和领行情,总要个把小时,一直站着,没座位,再?#21483;兄了?#24030;河四川北路桥堍,算上在总局集邮大厅耽搁的时间和回程,每一趟搭头落?#29627;?#36215;码要四个多小时,对于十岁刚出头的小囡(阿哥也只?#20219;?#22823;了三岁),确实是非常疲累的任务。我?#22987;?#20804;,我们?#30475;?7路坐到福州路天蟾舞台就下来,为何不再多乘二站?阿哥回答:4分洋钿从复兴中路顺昌路站上,到天蟾舞台已乘足四站路,必须下,否则就是7?#21482;?#36153;了。这样,阿拉俩介头来回就少开销一角二分。

    作者所藏部分外国动物邮票

    作者所藏部分外国动物邮票

    其实,据我所知,姆妈从不问我们车钱来去多少,可家兄从小就能省则省,故而,我常有开开?#30007;?#36319;阿哥出门,却满包眼泪回程的记忆,毕竟当时我只是三四年级的小学生,几个钟头只靠“11路”应付,脚力堪?#21069; ?#38463;哥总是宽慰我:快到了,快到了,却从不松口,还是每每“4分头”结束坐车行程。

    阿哥进入六年级,要升中学了,学业开始一?#26041;?#24352;,有几次出行就叫我一个人去。他一边为我?#36710;ǎ?#19968;边掏出一张8K铅画纸,为我详尽地画出一张从天蟾舞台下车后到邮政总局?#30007;?#36208;路线图——现在想想,我也奇怪于当年我的父母怎么放心得下(当然,更可能双亲压根就不知情)十龄童独自远?#23567;?#28165;晰记得,我从邮政总局独自一人购回的是一套0.34元的东欧宠物狗盖销票,一套6枚品相不俗,其中4枚是三?#20146;?#30340;图?#31119;?枚?#31034;?#24418;。收藏至今,整整58年,还在我身边。

    记得当时,青少年集邮的?#30333;?#39640;级”配置是拥有一套?#36887;?#34678;》、一套《童话》、一套《?#38109;?#21305;克》,对这三套邮票,可以?#29467;?#31359;秋水来形容那时?#30007;木场?#32673;慕归羡慕,但我心里却还是有底的:对于我,这是万万勿可能的事。其一是因为在公家集邮公司,这三种邮票也阙如,其二是在集邮市场上它们奇货可居,价位居高不下——在学生?#30007;?#30446;中,就是个天文数字。

    而阿哥却一如既往,不紧不慢地进行着他自己的搜集。他告诉我,东欧热销邮票之所以我伲要做到“出票必买?#20445;?#35201;马不停蹄第一时间“占为?#27827;小保?#23601;是因为市面上求大于供,发行量又小,所以必定“行情看涨?#34180;?#23613;管我们勿能一步到位地弄到?#36887;?#34678;》这些?#30333;?#39640;级”套票,但我们完全可以沿着既定目标一步一步靠拢逼近。事实正如他所预料,后来除?#23435;?#20204;认为值得保留的“动物?#34180;霸硕?#37038;票外,有得多余的邮票,我们基本都在邮币市场予以置换,“二换一?#20445;?#19977;换一?#34180;?#36890;过千方百计提升集邮品位,最后明修栈道、暗度陈仓,那三套邮票竟然被一一?#30333;?#25343;归案?#20445;?#21487;以说——完胜!

    作者所藏部分集邮册与澳门回归祖国纪念小型张

    作者所藏部分集邮册与澳门回归祖国纪念小型张

    十多年后,时值“文革?#20445;?#20026;贯彻?#30333;?#39640;指示不过夜?#20445;?#25105;遵嘱几?#20255;?#22812;三点出门赶清早头班轮船,去县城送新闻报道。墨墨黑的天,伸手勿见五?#31119;?#19968;个人在农田阡陌上穿行,一走就是单程三个多钟点。手中除了一个笔形电筒、一张草图,便是?#35805;?#32769;乡特意为我扎的长柄稻柴扫把(那是因为大热天田头时有蝮蛇出没,考虑到我近视眼看不清而易遭蛇攻击而做的)。老乡关照:务必扫把在前先扫行,一路扫过去,然后再走过去。那份胆识,那份艰辛,那双脚背,真得?#34892;?#38598;邮的那几年历练。

    如果说,集外国邮票?#34892;?#35201;一点算度?#25176;闹牽?#37027;么,集国产纪念邮票则务必拥有一点韧劲、执着和情商,屡战屡败、屡败屡战也在所不惜。开初,我们认为父母单位的废信壳手到擒来,盖销票便会源源不断“入袋?#34180;?#20837;账?#34180;?#20854;实当年民间、单位交流?#30007;?#20214;,所用邮票大多是普通型的,根本就不是爱好者的?#23433;恕保?#21363;便有特别一点的品种,数量也不多,集几年也很难有所成。经常让我们纠结不已的,是?#24187;?#24515;思指望通过废信收集的一套邮票,就缺某一张,千呼万唤不出来,叫你欲哭无泪。细算了一下,自己心仪的国产盖销票,最终?#32433;送?#24452;集成和入袋为安的只有两?#35013;傘?12枚一套的《金鱼》,16枚一套的《第一届全运会》。

    那套得来太不容易的《金鱼》

    那套得来太不容易的《金鱼》

    那套《金鱼》是上?#20848;?#20845;十年代初发行的特种邮票。为了集成这12枚邮票,前前后后花费?#23435;?#21313;五年辰光,真可以讲一抽屉故事!从一?#20852;乘?#24403;当到“死蟹一只?#20445;却?#25096;多般,毫无办法,便有足足三四个年头,任凭我休息天整日厮混在“华外?#34180;?#20255;民”的人堆里,邮票依然不是重复就是缺门。不知多少次,我想动用钞票去市场求?#28023;?#19968;了百了。可最终总因怕坏?#23435;?#21644;阿哥的“初衷”而隐忍下来。其间,阿哥不时告诉我,要有集不全的?#24613;福?#22240;为这12枚邮票的市场发行量,每一张各不相同,有的相差近一倍。直到“文革”后终止集邮时,我手上还?#24065;幻?2-3:“水泡眼?#20445;?#19981;过我仍然当集邮为宝,将邮册深锁闺阁。1975年,我?#30422;?#36864;休,带了一信壳工作证、会员证以及档案草稿之类的要我保存,我无意之中,瞥了一眼――信壳上的那?#26007;?#37038;票,?#23588;?#23601;是“12-3?#34180;?#27700;泡眼?#20445;?#30495;叫踏破铁鞋寻?#20274;?#24471;来欲哭无泪……

    等到上?#20848;?#20843;十年代,集邮重出江湖,却已物是人非。那个年代的集邮,很多人已是冲着“刻奇”而来:?#24187;丁?#20840;国山河一片红》因错票而?#36824;林?#25968;万元,一只红屁股猢狲的生肖邮票?#23588;?#22855;货可居!那些五六十年代初的邮票,动辄上千元,于是见邮票就抢、买得到就屯者大有人在。侬想想看,当集邮爱好蜕变为图财之手段时,集邮在真正的爱好者眼里便式微了。

    我却还在不紧不慢地收集,不愠不火地?#28595;桑?#36824;是老样子——只集“?#30805;?#37038;票、只收“动物”邮票。我知道东昇里3号里那几位表兄也肯定有人在集邮。他们不仅原本收集的邮票质量?#20219;?#30340;上乘,数量来得多,当下所集邮票也丝毫不弱。

    当然,保留集邮这个习惯,图的还是童年时落下的那份爱,还是来?#36828;?#20110;东昇里的那份情结。尽管东昇里这条弄堂如?#30805;?#23567;,而且早已淡出世界,可她却留下了长长的背影,每当回眸之时,总觉她在身后,与我咫尺之间。

    东昇了,就不会西落。我与邮票也是如此。

    发表评论>>
    分享到: 2.23K
    相关新闻
    好彩1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