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文化首页>>头条图片>>字号:

    电影教育的尴尬:野鸡表演班横行 高学历明星崩塌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3-01 09:20:26 | 来源:?#34892;?#32593; | 作者:刘远航 | 责任编辑:李芳

    资料图:2019北影艺考初试开始,考生结伴走出校园。?#34892;?#32593;记者 李霈韵摄

    2003年,周传基跟自己曾经的学生张会军通信,谈电影教育问题。当时,周传基已经78岁,作为北京电影学院的老教授,曾经带出过张艺谋和陈凯歌等知名导演,张会军则刚刚被任命为北京电影学院新一任院长。

    离开北电之后,周传基坚持四处讲课,也自己办学。进入到新世纪,这位老先生感觉到?#22235;持?#21464;化,社会上对于明星的?#25918;?#26356;加热烈,各类的表演培训班应运而生。性格鲜明的他在给新任校长的信里直言不讳地指出,当下电影学院的教学方法存在问题,教育质量下降,特别是表演系,已经成为社会名利场的前站。

    “一些普通影?#36816;?#24179;的?#19968;錚?#23621;然想染指电影教育事业。君不见现在到处是那些表演野鸡班、博士野鸡班。”周传基?#28304;?#28608;烈,并将矛头直接指向北电。“现在人人都在办那赚钱的野鸡表演班,这不能不说北京电影学院是罪魁祸首。”

    时间转眼过去16年。今年2月,青年演员翟天临在一次直播中表示自己不知道知网是什么,这对于一个研究生来说是不?#19978;?#35937;的事情,因此招来了外界的普遍质疑。“高学历明星”一直是翟天临公共形象的一个支点。而明星的“人设”崩塌背后,是公众对于教育公平和学术规范的隐忧,由此牵扯出艺术教育的问题。周传基那封?#28304;?#28608;烈的信被重新找了出来,人们惊讶地发现,原来问题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埋下伏笔。

    “表演型人才和高端学术之间存在这?#32622;?#30462;性,艺术教育的规范?#28982;?#38656;要更好地提升。从教学角?#20154;担?#36825;几年在各个方面都呈现出急功近利和学术失范的问题。还有就是如何看待人才培养的艺术?#38498;?#32508;合性,以及文化水准等等。?#21271;?#20140;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  著名导演、北电退休教授谢飞也发表?#23435;?#31456;,对比国外的专业院校,并对艺术创作专业开设理论研究型博士提出了自己的质疑。“(北京电影)学院多年来的博士教学?#23548;?#19981;仅没出?#36136;?#20040;杰出优秀的理论人才,博士论著被出版和引用的也属极少数。低劣、抄袭的现象倒是常有发现。”

    风起青萍

    回过头看,2003年的确是一个关键的拐点。好莱坞和港台影视剧借由多种渠道参与了大陆流行文化的塑形,张艺谋的《英雄》则为?#20013;?#20302;迷的国产电影市场点燃了“大片”时代的序幕。电影究竟是艺术还是商品的二元论争被文化产业的属?#36816;?#21462;代。在电影工业和流行市场的驱动下,明星和偶像的生产机制开始成型。

    这一年对于翟天临来说同样重要。年仅15岁的他被杜琪峰看中,主演了后者监制的青春文艺片《少年往事》。翟天临随影片剧组参加了当年的金马奖?#22836;?#22269;南特电影节,算是有了一个足够耀眼的演艺起点。

    外部环境的变换,使得电影工业对于专业教育提出了要求。事实上,校园内部的波动同样剧烈。在此之前,北京电影学院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?#23548;?#23427;的精英教育模式,每年的招生规模都在20~30人。但随着高校扩招后的第一届?#31350;?#29983;在这一年的正?#22870;?#19994;,大众教育开始?#26376;?#20986;它真正的面目。

    以北电表演系为例,1999年,在?#31350;?#29677;之外,开设高职班,招收40人,对于文化课的要求更低。2003年,北电成立高职学院,表演系的高职班人数井喷式增长,多达190人,是第一次开设高职班时人数的近5倍。

    人数的井喷背后,是社会上对于艺考的?#20013;?#21319;温。文化课的要求低,许多学生在高考无望后,选择走艺考的“捷径”。到了2006年,也就是翟天临参加考试的那一年,北电表演系的报考人数已经突破6700人,比前一年增长20%。后来翟天临在一次采访中透露,自己高考时的数学成绩只有19分。

    激增的招生人数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对既有的办学方式形成了挑战。首当其冲的是师资问题,当时学院里的一位老教授就曾透露,学院的在职教师人数?#29616;?#19981;足,78级只有20多个学生,既有的师资加上外请的各个学科专业的专家学者,足?#21592;?#35777;教学质量。但现在,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    “戏剧影视学这个领域有点陷入无序状态,大家千军万马?#23478;?#24448;这挤,在这个领域要?#21152;?#36164;源,?#21152;?#23398;位资源,就出问题,良莠不齐,并没有把精英化的人真正地推?#20808;ァ!?#20013;国电影艺术研究?#34892;?#21103;研究员赵正阳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  除了师资问题,还有教学场地、排练场所、课程安排、教学?#23548;?#23398;生管理等诸多问题。同时,大批学生的未来去向也成了表演教学必须要顾及的因素。张会军在上任北京电影学院院长之初就带着团队到美国进行考察,访问了九所大学和传媒学院。进行总结的时候,他也提到了教学?#38382;?#30340;?#35851;?#21644;?#24067;?#35774;备的升级。

    一方面是怎么教,但另一方面,教授的?#38901;?#24050;然发生变化。做“为人民服务的表演艺术家?#20445;?#36825;曾是北京电影学院对于表演系学生的期待,但现在,这些学生们对未来的期?#38382;?#25104;为明星和偶像。

    与扩招几乎同步开始的,是中国高等教育对于世界一流大学的想象与?#23548;?003年,“985”工程二期建设开始启动,创建一流和先进院校成为笼罩在众多高等院校头顶的核心命题。与此同时,国内许多综合院校?#36861;咨下恚?#25104;立了影视专业。北京电影学院作为一所专业院校,一?#21271;?#35748;为是中国电影人才的摇篮,在当时的语境下,也响应国家号召,迈出了建设世界一流电影专业院校的步伐。

    这一年,北电被批准成为博士学位授予单位。然而,?#36136;?#38382;题依然存在。学院刚刚提出要开展博士教学的时候,谢飞是反对的,他认为北京电影学院还不具备教学基础。然而胳?#25165;?#19981;过大腿,在主管单位的要求下,博士越?#24615;?#22810;。

    谢飞虽然只有?#31350;?#23398;历,但也只好开始招博士。后来翟天临的博士生导师陈浥也属于这种情况。他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1982届?#31350;?#27605;业生,而表演系第一次招收硕士生是1991年。

    “至于学位,由于特有的‘一刀?#23567;?#30005;影学的教师被要求和其他领域的教师一样必须具有硕士、博士学位才能获得高级职称,因而中国出现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电影创作博士的学位教育,常常令来访的外国同行目瞪口呆。?#21271;?#20140;电影学院教授赵宁宇这样写道。

    失落的剪辑系

    2003年春天,老教授周传基的支气管炎发展到了肺气肿,只好听从医生的建议,离开北京,在云南养病。那时候,他已经在云南艺术学院任教,安于一隅。对于高校里的许多变化,他有自己的态度。

    周传基感到愤怒。在表演系?#20013;?#28779;热的时候,他一直主张设立的剪辑?#31561;?#27809;有得到足够的重视。早在1981年,他刚刚到北京电影学院任教的时候,就开始为此发声。剪辑当然不仅仅是一?#20598;?#26415;,它直接影响着一部电影的节奏、运动、空间和时间,在周传基看来,这几乎是电影之所以成为一门艺术的关键,也是其区别于文学和戏剧的原因所在,它甚至与演员的表演也有关系。熟悉电影剪辑是国外许多演员的基本素质。

    当时,北京电影学院没有剪辑系,也没有训练学生掌握?#23548;始?#36753;艺术?#35760;?#30340;课程,只开了一堂?#21830;?#22855;理论课。但在国外,情况大不相同。美国设有电影学院或系科的大学,?#21152;?#21098;辑系或课程,南斯拉夫和澳大利亚的影视院校?#28304;?#21516;样重视。

    周传基分析,这一方面是因为电影创作者没有真正?#40092;?#21040;剪辑的重要性,也是因为中国的制片制度?#24066;?#23548;演参与剪辑,由此降低了剪辑师的存在?#23567;?#20182;曾经到国外跟电影教育界的同行交流,对?#25945;?#38395;中国的电影专业院校没有剪辑系的时候,大为惊异。

    早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之交,也就是北京电影学院初创的时候,民族电影事业把好莱坞电影逐出了国内市场,消除了它的思想意识的影响。此后,前苏联教育模式引入中国,直接影响了电影学院的科?#21040;?#21046;,表演系就是一例。北京电影学院教授赵宁宇提到,国外大部分电影学院都没有表演系,或是相关专业。因为,在美国学表演,其?#30340;?#35748;的就是舞台表演,所以美国绝大多数的表演专业都设在戏剧学院内,因为他们认为只?#24418;?#21488;才是真正的表演艺术。影视演员不是一个与学科、学历挂钩的行业,大量演员都非科班出身,两夺奥斯卡影后的朱迪·福斯特虽是耶鲁毕业的学霸明星,但在成为学霸前就作为童星出道多年。美国多所高校设立影视表演类专业,但并无博士学位可供攻读,一般都是硕士到顶。

    而北京电影学院则选择了别样的路径,1955年11月,由前苏联专家主持授课,以培养师资为重点,举办了导演、演员、摄影、制片四个专修班,学员都是各电影制片厂的在职干部,学制二年。第二年6月,国务?#21495;?#20934;北京电影学校改制为北京电影学院,专业设置为电影导演系、电影演员系、电影摄影系?#22836;龐呈?#33539;专修科。

    摄影系的老师郑国恩后来回忆,56级学生入学的时候,没有足够的师资。学校党委安排他担任老师,但当时自己的理论和?#23548;?#32463;验都太少,很是为?#36873;?#32452;织找他谈话,希望他能先顶上,“?#35760;?#37096;分基本?#27492;?#32852;专家的原样讲”。最后,他临危受命,走上了讲台。

    到了80年代初,北京电影学院的科系设置基本沿袭?#23435;?#20845;十年代的架构。然而,电影创作和理论领域的快速进展,包括“第五代”导演的出现和电影语?#38901;?#20195;化的讨论,让剪辑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中。1981年,电影局召开了全国首届电影剪辑会议,同时成立了中国电影剪辑学会。

    尴尬的创作博士

    2010年,国产票房突破百亿大关,增幅超过60%。北京电影学院举办建校60周年校庆,周传基被授予“中国电影教育?#27605;?#22870;”。与此同时,翟天临从表演?#24403;究?#27605;业,并作为免试?#33805;?#29983;,继续攻读研究生,专业是电影艺术创作及理论。他的演艺事业也开始进入正轨,在电视剧《孽债2》中担任主角。

    也是在2010年,艺术学学?#24179;?#35774;迎来了关键的节点。国务院学科目录调整工作组即将把艺术学从文艺学中脱离出来,使其升级为独立的学科门类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相关的专家学者研讨升级方?#31119;?#21069;后开了不下十次的会。

    门类下面如何设置一级学科,当时就有争议。中国电影艺术研究?#34892;?#21103;研究员赵正阳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透露,?#20204;?#21487;以分为两派,一派是张道一和仲呈祥这样长期研究艺术学的老教授,另一派是像谢飞这样从事具体的艺术教育的专家。?#21046;?#26377;很多,?#28909;?#35201;不要在具体的艺术?#38382;?#20043;外,设置一个统一的艺术学理论。

    其中在东南大学召开的那次论证会上,争论?#20219;?#28608;烈。周星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科评议组成员,也参与了讨论。在他看来,当艺术学开始走向成熟、变成学科门类的时候,理论的建树作为一个顶梁柱,和各个艺术?#38382;劍?#21253;括电影、音乐、美术等等,和这些?#38382;?#30340;技能?#35760;?#26159;相互支撑的。

    “事实也证明,没有综合性的艺术理论,那么这一学科发展长远来说就会堕入到偏见里头,人们会觉得艺术不就是表演、唱歌和跳舞么?”周星说。“以表演来说,它是一个特殊的行业,因为大部分的演员是靠观察生活和悟性得来的,和理论性的学历研究?#26143;?#21035;,体系性的理论提升可能需要高手。”

    赵正阳的观点与此类似。“?#28909;?#20687;翟天临这个人,主要依靠的还是经验,他要完成一个两级的思维升级,把自己的表演经验先给它碎片化,形成碎片,然后再把这个逻辑往上升到二级的逻辑,从技术?#22270;记?#19978;升到理论。这个过程中,没有多少可以参考的东西,所以难度其实更大。”

    经过不断的论证,艺术学学科的顶层设计因此确立,2011年,它正式成为中国第13个学科门类,下设五个一级学科,?#30452;?#26159;艺术学理论、音乐与舞蹈学、戏剧与影视学、美术学和设计学。

    表演和电影学作为二级学科,隶属于戏剧与影视学。然而问题依然存在。“事实的发展造成了一定数量的人,根本没有学过艺术,最后却成了艺术学博士。”赵正阳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另一方面,是有创作经验的人成了艺术学博士,但却很?#30740;?#25104;?#34892;?#30340;理论成果。“从创作领域来获取博士学位的人,他们做出的一些成果,大部分不具有非常大的令人公认的这种学术价值。”

    在这种情况下,院校的监督机制就显得?#20219;?#37325;要。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科评议组成员周星认为,学校还有教育指导部门必须严格地控制和要求。“如果你只是?#27809;?#23478;来评学画画的,用演?#23849;?#35780;学表演的,虽然他画得好,表演也好,但是忘了学理层面的标准,就会?#20498;?#20943;料,学生也会陷入自我满足,就会出问题。”

    发表评论>>
    分享到: 2.23K
    相关新闻
    好彩1开奖结果